特帅:70%中国球员踢球无梦想 恒大夺亚冠让我自豪

南方都市报版面截图1南方都市报版面截图2

船行千日·自评

这是10月下旬的一次对谈。那会特鲁西埃还和俱乐部都没有明确续约还是不续约。

南都记者抛出的每一个问题,倒像只是一个让特帅抒发情绪的出口,他会有些答非所问,他总是在表达———理想被现实所压,理想又不愿被现实奴化。

所以他说:坚守三年是正确决定。我有自己的目标。需要俱乐部更多支持。现实没有发生太大改变。实现不了外界预期……

关于这段“联姻”

“我不会去过多考虑以往的一些荣誉和口碑,坚持留下是一个正确的决定。”

南都:最开始的时候,有没有想过会在深圳红钻工作三年?

特鲁西埃:有想过,因为我选择了深足,我肯定会有自己的目标。为了实现这些目标,我有自己的规划。基于这些规划,我要分成几个阶段,希望在某些方面做出改变,包括提高球队实力、赛季成绩、俱乐部建设……所有这些目标不可能在短期内完成,整个提升过程永无止境。

南都:一路下来遇到了不少困难,还有提前离职的留言传出。

特鲁西埃:当你遇到一些巨大的挑战时,肯定会闪过逃避的念头,这属于人之常情。但在同时,你必须要心存一种责任感,因为你有责任、有义务去完成这些工作。你不能把困难当成你的敌人,而是要尽力寻找方法解决它们。现在的问题是,你有时候会抱着很大的期望,但这种期望是否超出了合理的范围?说实话,我一开始对俱乐部的期望很高,后来却与现实产生了不小的差距,那么这种期望是否合理还有待继续观察。

南都:若论困难,第一年带队降级是最困难的时候,回头再看留队决定应该别有一番滋味。

特鲁西埃:有人说留队是个错误的决定,因为像特鲁西埃这样的教练不该混迹中国二级联赛,深圳也没有杀回中超的绝对实力。但我更多是从教练员的角度出发,我不该去过多考虑以往的一些荣誉和口碑,我每天都在工作中思考一些解决方案,我也从球员那里得到了很多正面的反馈,最终我还是认为,坚持留下是一个正确的决定。其实大家陷入了一种误区,只去关注最高级别的联赛,只去关注成功赢球的教练。

南都:如果时光可以倒流,让现在这个更懂中国足球的你去执教2011年的深足,结果会有不同吗?

特鲁西埃:我觉得结果不会产生太大改变,能有改变的事情可能是我更早预见到球队降级,然后更有针对性地提出我对深足的要求和期望。我刚到深圳的时候,我不能准确地提出这些东西,因为我不了解这里的大环境。如果让现在的我去带队,我会对一些能力范围以外的要求和期望予以拒绝。有一些时候,你请来了一个名帅,就以为他能立即改变一些事情,但你没看到他手上握着哪些资源。

南都:深足降级之后的这两年都有冲超希望,但始终是稍欠火候。

特鲁西埃:从中超下来之后,你可能会错误地认为很快就能打回去。现在再来看看,这种想法要不得,因为中甲联赛的水平在提高。我甚至听过这么一种说法,称如今的中甲水平和4、5年前的中超水平相近,如果我以现在的深足阵容去打中超,可能一场比赛都赢不了。而在2011年降级后,我手上这台车的性能还有所下降了,别人的座驾都在更新换代。

南都:从球员磨合、技战术发挥、整体气势等方面看,今年像是情况最好的一年。

特鲁西埃:总体上和去年差不多,都是开赛前的期望很高,也证明过自己的实力,但整个赛季表现还是起伏较大,因为我们只能依靠大约14名队员去完成比赛,如果这14人一年到头都情况良好,那么就会取得一个不错的成绩。问题是一个赛季相当漫长,他们总有伤病停赛、状态不好的时候,因此球队需要更多有实力的球员,至少得18人吧,最好是20多个。

南都:有一点毋庸置疑,你对深足的战术风格改造得相当成功。

特鲁西埃:事实上,我认为自己过去三年有两点成功之处:第一,我应该算是在中国执教一支球队时间最长的外教之一,这是一种坚持与执着;第二,深圳红钻是中甲中进攻最好的球队之一,这个对于球队教练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,因为足球比赛里的一个主要目的就是把皮球送入对方球网。过去三年我们一直都在进步中,通过不断传递和整体推进实施进攻,这也是我比较满意的地方。当然,深足这样的传控打法同样使得自己丢球很多。

南都:长久以来,你一直在说俱乐部有很多方面不能满足你的要求。

特鲁西埃:这是我执教生涯中第一次遇到很多条件都不是特别理想的俱乐部,所以我老说深圳红钻只是一支球队,不是一家俱乐部。我其实有很多想法,但这些想法都需要资金、场地、人员,我能怎么样?只好去接受球队就是俱乐部这一现实,情况自2011年至今都没有发生太大改变。

关于外界争议

“三连胜后可能80%的人赞扬你,三连败后可能80%的人批评你,这就是足球。”

南都:从成绩上说,外界对你三年完成的答卷并不是十分满意。

特鲁西埃:外界对我感到不满是正常的事情,有人认为让里皮来执教深足,深足就能在一夜之间多出20个积分。我理解球迷们的心态,不管是广东日之泉的球迷、北京国安的球迷、辽宁宏运的球迷,他们都不会满意自己球队,他们永远想得到最好的成绩,但你要知道只有一支球队是冠军,这不像做生意能出现20个赢家。深圳红钻本赛季拿到第五,已经发挥了自己90%的实力,排名靠后的球队其实不比我们差,我认为深足真实的整体战斗力(包括球员、投入、建设等)只有8-12名。如果俱乐部未来不做出改变,我可以提前放出这么一个预警信号,重庆FC、成都谢菲联今天的排名有可能会是深圳红钻明天的样子。我手头没有太多资源,我实现不了外界的预期,我接受他们的批评。倘若只换教练,俱乐部不做事,深足未来还会遇到很多困难。

南都:与此同时,也有人说你是“屈身”于深圳红钻。

特鲁西埃:来到中国、特别是带队征战中甲联赛,我遇到了很多自己想象不到的困难,这是一次很好的历练。经过过去三年,我比之前更加强大了,包括知识储备、人际管理、技战术安排……但像我之前所说,“特鲁西埃”的名头在这三年间也削弱了不少,现在什么都要从零开始,暂时不会再有执教韩国队、澳大利亚队、中国队的传言了。当然,我还是感到非常幸运,因为我已经带队参加过世界杯、奥运会、青年锦标赛等重大比赛,在7个不同国家留下过执教经历。有同事比我工作得更加努力,得到的东西倒不一定有我多。

南都:和之前的经历相比,来到深圳执教是一种什么感受?

特鲁西埃:如果把10分作为满分,我觉得自己在深足的这三年可以拿到8分。我很高兴能来到中国,很高兴能执教深足,很高兴了解到这里的足球情况和社会情况,其实率领深足出战中甲和率领日本出战世界杯没有太大不同,我们都有自己的理想、目标、任务,每天都在全力工作。而在本赛季,广州恒大更是打进了在摩洛哥(特鲁西埃曾执教过摩洛哥国家队)举办的世俱杯,这让我感到非常自豪,因为我是在中国执教的教练。

南都:很多人喜欢特鲁西埃,也有不少人讨厌特鲁西埃,你怎么看待这种现象?

特鲁西埃:我从不排斥那些站在我对立面的人,我执教过的所有地方都有这样的群体,这可能和我的性格有关系。要我改变性格?那是做不到的事情,我不是那种老好人,有人怕你总比没人怕你要好。当我走进更衣室时,我想要的是绝对的权威和安静,而不是大家还在讨论自己的东西。你可以去看看法国总统的民意调查,同样会有很多人不支持他,但他依然是国家元首。如果超过90%的人都认同你,那或许也不是一件好事,我宁愿喜欢和不喜欢的人相对平衡一些。作为一名教练,三连胜之后可能有80%的人赞扬你,三连败之后可能有80%的人批评你,这就是足球比赛。

南都:你在一些位置上经常进行球员轮换,有时让人摸不清头绪。

特鲁西埃:我前面已经说到了,深圳红钻队里符合我能力要求的队员只有14名。我也从来不喜欢套住一个固定的模式和策略不放,会针对不同比赛制定不同的战术打法。在球队当中,大概只有五六个位置相对固定,其他位置需要10个人来争夺。

那些建议和打算

“球到脚下没有想法,中国大概有70%的球员都是这样。”

南都:如不留在深圳了,未来什么打算?

特鲁西埃:要我留在深足的前提条件是俱乐部做出改变,要有投入、要有引援、要有梯队……不留在深圳了,我会有两个打算,一个是继续执教球队,也许在中国、也许不在中国。还有可能休息一段时间,可能是半年、可能是一年。

南都:老生常谈的一个话题,最后说说你对中国球员和球队的感触以及建议。

特鲁西埃:中国足球还是在进步之中,需要些许时间去完成跃变,但如果大家不去吸取教训,这个提升过程会较为久远。对于球员,我感觉他们没有比赛的期望和梦想,没有意识到自己从事的工作能够改变人生,所以他们没有一个良好的态度和目标,球到脚下没有想法,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,中国大概有70%的球员都是这个样子。广州恒大今年拿到了亚冠,我相信中国国家队也会越走越好。俱乐部应该赶紧把握这个逐渐趋好的大环境,加强球队青训、商业开发、内部建设等,脚踏实地去做一些具体的事情。

船行千日·众说

高层:他是个有血有肉的人

万宏伟看过一本书,上面说特鲁西埃是欧洲最好的20位教练之一,但在他看来,控制好情绪的特帅应是最好的那10位。

“特鲁西埃应该不会回来带队了,但我们在其他方面还有可能合作,比如一些文化活动和青少年培训,现不排除特帅担任球队的青训顾问。”回忆自己与特鲁西埃最后的那顿晚餐,深圳红钻董事长万宏伟很有感触:“我们一同追溯起了过去三年的工作和生活,谈到将要分离,特帅的眼圈会发红,他是个有血有肉的人。”

三年合作当中,各方于第一年过得最为艰难———特帅当时把红钻带入甲级,面对强大压力的万宏伟需要思考是否将其留任。“生活也好,工作也好,我觉得不要太在意结果。和过程相比,结果仅仅是一个点,过程却存在于生活、工作当中的大部分时间。如果过程能带来一些有益的东西,那就足够了。”万宏伟没有用结果的正确与否去衡量初始的留人决定,但为了让特鲁西埃干满三年,他的确拿出了足够多的耐心和勇气。

暗地里,万宏伟也考虑过与特帅提前折柳,即便只是一时之间的想法。“去年秋季,国奥、国青正在选教练,我们曾想过把特鲁西埃放出去,毕竟他的一套体系在国字号球队里拥有更大的施展空间,但红钻当时的成绩不算太好,这样一走了之会毁了他的招牌。”万宏伟重申,球队与特帅并无签订“不平等合同”,即双方可以商讨提前解约而无需支付巨额赔偿金。

对于特帅和球队管理层存在的一些矛盾,万宏伟认为应从两个方面进行解读:“特鲁西埃是一个情绪波动较大的人,可能个别时候会与球队产生一些问题,但整体来说问题不大。第二是文化方面的差异,特帅做事可能会伤到一些人的面子,不过这不是他的本意。”万宏伟笑着说出一个稍稍夸张的比方,“假如不发脾气,特帅绅士、阳光、充满激情,是位天使。而在他脾气暴躁的时候,那就有点像魔鬼了。”

万宏伟看过一本书,上面说特鲁西埃是欧洲最好的20位教练之一,但在他看来,控制好情绪的特帅应是最好的那10位:“他给我们留下了不少财富,首先是特点鲜明的技战术打法,此外他还教会我们不要过于看重结果,从长远来说应去注重过程,这样的足球文化在中国可不多见。”

翻译:他爱说,也很能说

对于特鲁西埃,唐明明认为他是一个具有多重性格的人:友善、认真、幽默、直率、阴晴不定,还有一点或称坚持或称固执。

深圳队中,谁是与特鲁西埃接触最密的中国人?应该是他,“特鲁西埃刚到队的时候,我与他几乎天天都要在一起工作。他是一个凡事都喜欢亲力亲为的人,细到酒店、机票、装备都得过问。”球队翻译唐明明说。

据唐明明透露,特鲁西埃是个很爱说的人,也是个很能说的人,最长的采访做了2个半小时以上,最长的球队总结会开了4个多小时,最长的训练课也进行了4个多小时。“球队训练课一般也就进行1个多小时,那次在海南集训严重超时是由于特帅总要停下来讲解,而且是反复指正,这里面占到了大半时间。对于特鲁西埃的这种方式,队内工作人员起初并不太习惯,大家都需要一个磨合的过程。”

“特鲁西埃最开始的口头禅是‘zero(零)’,用来批评队员和球队不够职业,‘zero’现在都成了大伙儿开玩笑的词语。他最近老爱讲‘Youarethebest(你是最好的)’,其实没在夸你,而是用反话来骂你。”唐明明说,特鲁西埃喜欢讲反话,但在必要时候也对语言抓得很细。“在一次赛前准备会上,特鲁西埃用了一个词组叫‘共同完成比赛的队员(指大名单中的非首发队员)’,我追求一步到位,翻译成了‘替补队员’。后来有人把此事告诉了特帅,他很严厉地批评我,因为他认为那些人不该叫‘替补队员’,他的心里没有主力和替补之分。”

对于特鲁西埃,唐明明认为他是一个具有多重性格的人:友善、认真、幽默、直率、阴晴不定,还有一点或称坚持或称固执。“如果不是迫于压力主动求变,你要特鲁西埃做出改变很不容易。”

唐明明目睹过特鲁西埃做出的很多趣事,多得有点无从说起,他后来挑了其中一个场内事件,的确让人忍俊不禁。“去年和武汉卓尔踢预备队比赛时,我们曾在领先一球、多打一人的情况下被对手反超,特鲁西埃对此相当不满,他去到场边把本方的两名球员叫了下去,注意是自罚两人、不是更换两人。而在后面的比赛中,以9打10的深足又把比分扳了回来,知耻后勇拿下比赛。”

球员:他过于追求控球

“如果你的内心足够强大,跟着特鲁西埃可以学到很多东西。反之,你可能会被打压得意志消沉。”

近三年来,和特鲁西埃共事过的球员超过了50位,但与特帅相处时间达到两年或以上的队员并不算多,甲有幸成为了其中一个:“自我加盟至今,特鲁西埃对于场上要求的变动不大,一直坚持的有这么几点:352阵型、追求控球、积极跑动。”

但在一些时候,球员甲也会有自己的一些想法:“352不是一套落伍的战术,但并非所有球队都适合用352。至少在我看来,国内球队要打352非常困难,这套阵型首先需要三个能力好、默契足的后卫,而且对中场两个边路球员要求很高,得能攻善守、体能充沛、位置出色。”

更重要一点,中国球员大多是打442出身,甲认为把442习惯和理念转型352需要时间:“深圳红钻近来的人员变化不小,每换一拨人都需要重新去适应这种打法。如果我们能够长期延用一套较为稳定的阵容,场面和成绩会比现在更好。”在球员乙看来,深足现有的战术有利有弊:“特帅最看重的便是控球、控球、控球,这也是现代足球的一种发展潮流,但不是打什么比赛都需要坚持控球,球队中场多了一个人,后防就少了一个人,表现出来的现象就成了攻强守弱。”

球员丙曾与特鲁西埃发生过一些不快,主要来自于部分训练和比赛上的问题。“这也不算什么矛盾,只能说是意见上存在分歧,类似事件在队内很少发生。”丙认为,特鲁西埃是个坦率的人,今天骂你是今天的事,与明后天无关。“不过特帅骂人骂得确实有点多,有点像多特蒙德主帅克洛普,我不认为这就一定是坏事,毕竟特鲁西埃有时候是恨铁不成钢、为了激发球员的斗志。”末了,球员丙也向同行们提出了自己的建议:“遇上特鲁西埃这样一位教练,你必须努力提高自己的抗击打能力。如果你的内心足够强大,跟着特鲁西埃可以学到很多东西。反之,你可能会被打压得意志消沉。”

“那你追随特鲁西埃三年学到了什么?”这是记者向球员丙提出的最后一个问题。“如果我要当教练,一定得学会骂骂骂……”球员丙哈哈大笑起来。

挺特球迷:他颠覆了传统

“队员们在用脑子踢球,没有那种机械式的战术,深足现在的进攻有点西班牙和日本的味道。”

球迷“pedone80”自1994年起关注深足,从未想过深圳红钻能与特鲁西埃扯上关系:“作为深足历史上最大牌的教练,特鲁西埃最开始并不了解深圳足球和中国足球。”球队降级那年,pedone80一度认为俱乐部会炒了特鲁西埃。“就算红钻一直留在中超,我也没想过特鲁西埃能够完整干满三年,因为很少洋帅会在中国呆这么长时间。”

过去三年,特鲁西埃为深足带来了一套讲究地面传接控的踢法,这成了pedone80等人坚持追随球队的最大动力:“队员们在用脑子踢球,没有那种机械式的战术,深足现在的进攻有点西班牙和日本的味道,通过不断地传接、跑动拉扯空当,然后再利用空当制造杀机。”在一些比赛中,特鲁西埃会派上6名中场球员,但pedone80完全看不出6人如何分工:“他们的跑动非常自由,但当哪个位置需要人的时候,都会有相应的球员出现,这在以往的中国联赛很少看到。”

不时撰写球评的softlu更是一针见血地指出,特鲁西埃颠覆了很多球迷的传统思想:“我们之前一直认为中国球员能力不行,实施不了技术流打法。但特鲁西埃用了一帮非一流球员,依然可以打出一些有模有样的配合,令外界眼前一亮。如果把这些东西移植在青训上,我们会收获什么?如果把这些东西放在最好的队员里,我们会收获什么?”从这个方面思考,softlu认为球队过去三年没有物尽其用,本应让特鲁西埃大力发展青训的深足,连个训练基地都没有。

围绕着“跳出足球看红钻”这个主题,softlu最近又写了一系列评论,其中一个观点是深圳红钻与特鲁西埃始终缺乏良好的沟通:“俱乐部需要一个善于与老外打交道的人,这个人可以是翻译、领队、经理人,他得清楚外国人的思维和习性,尽可能去弥补中西方的文化差异。有些事情其实没有外面渲染的那么严重,大家需要坐下来沟通,这或许是缓解场外问题、提高团队协作的最廉价方法。”

今年年初,softlu特意邀请特鲁西埃去宝安体育场副场指导一场红钻球迷足球赛。特鲁西埃不仅出席,还在场边看了两个小时,其间跟球迷合影、签名并大聊球事。令softlu印象最深的是法国人的一个提问:“你们为什么能在这里踢球(深足当时因为拖欠场地费用被赶出了宝体)?”“因为我们交了场租。”softlu有点哭笑不得。

倒特球迷:他不太会做人

“特鲁西埃看不起中国队员,老说这个不行那个不行。在外人面前贬低自己的弟子,这是对球员的不尊重。”

球迷阿简第一次与特鲁西埃正面接触是在2011年中旬,借深圳球迷会请红钻教练组吃饭之机,他有了与法国名帅攀谈的机会。“我们最开始都是特鲁西埃的粉丝,但他在席上的两句话让我产生了一些负面印象。”阿简说,第一句是“程月磊不行,国家队选错人了”;第二句是“袁琳不行,他只能踢低级别联赛”。

长期关注深足的阿简对此不敢苟同,他认为特鲁西埃在某些时候的用人很有问题:“球队降级那一年,我们有两个防守位置非常不合理,出场的队员经常失误却一直受重用。老特在联赛末段才做出了一些调整,但已经来不及了。”

球队降入中甲是所有深足球迷都不愿看到的结果,阿简虽然心有不甘,但他并不认为这全是特鲁西埃的责任:“说实话,深足于2011年降级不是什么大惊小怪的事情,即便他们依旧存在成功保级的可能性。”与特鲁西埃接触多了,阿简较为看不惯的是法国人高傲的性格。“特鲁西埃看不起中国队员,老说这个不行那个不行。作为教练,你可以私底下说一些东西,但不要在外人面前贬低自己的弟子,这是对球员的不尊重。”加上球队与球迷、媒体之间的一些摩擦,阿简感觉深足已经距离他们越来越远,球迷会会员也从一开始的上千人下降到了如今的数百人。

在这里头,阿简仍会在每个主场前往现场助威,他认为深足今年本有机会升上中超,可惜特鲁西埃把一手好牌用坏了:“若算投入,深圳红钻今年比很多中甲球队都要多,特别是在外援和外教方面。俱乐部拖欠薪金是不对,但你没有必要闹到罢训罢赛,老拿这些事情造势。看看球队阵容,我们有巴巴卡、王洪亮、陈柏良、乐山孝之、丁海峰……配置绝对不弱,不应该打成后来这样。”阿简认为,球队失球多的主要原因是特鲁西埃不重视防守质量、不重视客场比赛,教练应该针对队员能力来制定战术打法,而不是把自己的执教理念强加在球队身上。特鲁西埃在很多时候选择了后者,这样的效果不见得多好。

“特鲁西埃就是这么的一个人,成绩不好的时候就喜欢怪这怪那,今天说天气、明天说球场、后天说财政,很少去检讨自己。我们开头喊了几句‘下课’,他就对我们有意见了。大家都是为了深足好,谁真想去这么做?”阿简叹了口气,“这三年下来,可是苦了深圳红钻和万宏伟。”

结语

特鲁西埃与深圳红钻的联姻,是中国足球寻求发展的又一次尝试,没有绝对的对错,只有双方合适与否。理想不向现实低头,很难实现预期的理想;现实不向理想靠拢,便突破不了现实的束缚。特鲁西埃和深足一起过了三年时间,如果只去记住冲超失败、352阵型、特帅性格……未免过于浅显。深圳足球和中国足球到底能够从中获益多少?未来又将做出多少改变?都不好说。

球迷们对特帅的共识

球队降级,不全是特鲁西埃的责任。

特鲁西埃在部分场次的用人让外界看不明白。

特鲁西埃讲究传控的技战术打法值得肯定。

特鲁西埃在与俱乐部的沟通上存在不畅。

不管从特鲁西埃的角度还是深圳红钻的角度,双方都没有必要继续合作。